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加入租客网全民合伙人,赚取基本生活费不成问题!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5月14日 10:51

从祖辈开始我们一家都住在一个叫清沟的小村子里,村子位于西北大山深处,所见之处都是山,老一辈的人这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大山。

我们家四口人,除了我父母,还有个大我五岁的哥,生活仅靠着家里那一亩三分的收成。

看到我们村里很多孩子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挣钱了,因为母亲一直有病在身,大哥很早就辍学了,出门打工支持我上学,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

看着大哥二十岁就黑瘦的身影,我好几次跟父亲说不想读书了,我也要赚钱养家。


每次大哥都会把我劈头盖脸的骂一通,我发誓要改变家里的命运,就这样坚持着上完了初中和高中,考上了一所深圳的大学。就这样,我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

在大学里,我跟大多数的同学都不同,没有钱去买衣服,没有钱去改善伙食,爱情对于我来说更是昂贵的奢侈品。每天我就在寝室、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的学习着,我拼命的努力,希望用知识改变家庭的命运。我拿到了系奖学金,院奖学金,校奖学金,甚至还拿过一次国家奖学金,我以为这样的成绩,毕业后,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

终于熬到了临近毕业,当我带着满腔的热情和对生活无限的憧憬走向一个又一个招聘会的时候,回报我的,都是“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是上帝跟我开玩笑吗?

毕业的日期临近,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搬出了宿舍,原本嬉闹的寝室,变得冷冷清清,一如我的心。我不明白,招聘的时候,穿着那么重要吗?生长环境那么重要吗?不是说好的知识改变命运,怎么除了知识还要看综合素质?

公寓的大爷每次来催我离校的时候,都是饱含同情,我也知道毕业了,学校我是住不下去了。

我好想哭一场,声嘶力竭的哭一场,把我所有的委屈和所有的不甘心都发泄出来。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要改变家庭的命运,这个信念会支撑着我不流一滴眼泪。


打开电脑找房子,环境我就不考虑了,只要便宜,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看了几次房子,都很喜欢,我甚至觉得我有个地方在这个城市呆下去我就很幸福,可是,囊中羞涩,我交不起押一付三的租金。

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新闻“租客网,你租房子我买单”,引起了我的兴趣。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进行了注册,谁知道刚注册完,我就收到了100元的代金券!这让我兴奋不已。于是,我仔细阅读了租客网的运行模式,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如果我将这个网站分享出去,我的朋友通过我的链接注册了租客网之后,我就会有10块钱的代金券奖励,如果我的朋友也分享出去让别人注册,我也能获得一块钱代金券奖励。这还仅仅是开始,每个人通过我或者通过我注册的朋友分享的链接,成功发布租房信息并且出租出去或者自己成功租房我都可以获得20-100元的佣金!我们这批毕业的同学那么多,大家都在找房子,我如果抓住这个机会,我的生活费就来了!

于是,我尝试着在平台寻找一些更适合毕业生居住的房子在朋友圈分享,我惊讶的发现,我转发的每一条租房信息都被我的同学们租下来了,一天下来,我的账户居然收入了2000块钱,这让我兴奋不已,我租房钱来了。于是,我赶紧给大哥打电话,让他跟我一起来加盟租客网,做租客经纪人。


就这么半年过去,现在我在深圳已经租了一套花园洋房,我现在拥有二级租客几千个,每天光佣金就够我生活的很轻松自由。我把爸爸妈妈和哥哥都接了过来,自己也找了一个深圳本地姑娘准备结婚。我时常感叹,如果不是租客网给我的机遇,我估计现在应该回老家了吧。感谢租客网实现了我人生的梦想,让我改变了自己和全家的命运!



相关推荐

优联互通:“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

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丰巢收取超时费,十二小时免费时段之外,收取每小时0.5元。封顶3元。本是一场“茶杯里的风暴”,却成了多方激辩的舆论热战。最终以企业妥协、放宽时限告终,但是收费的目的还是达到了。或许多年以后的经济史中会浓墨重彩地记录这一事件,这场“五毛钱之争”是互联网经济从“免费时代”终结的标志性事件之一。互联网兴起后,“免费服务”曾经是绝对主流,形成了一个默认免费模式的特殊时代。其中的原因颇为复杂。互联网早期,是一个“理想主义时期”,这个时期,互联网参与者的社会比重不高,属于边缘小众群体,自娱自乐的氛围浓厚。而且,年龄也偏低,“公开共享”的互联网乌托邦是主流意识形态。比如早期的网络论坛BBS,几万会员就是“大山头”了。日常运营维护依靠热心玩家业余支持,商业化受到了普遍的排斥——大部分也没有商业价值。“理想主义时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随着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大众化的互联网生态趋近现实社会。免费模式还在继续,但驱动力已经不同。所谓“互联网营销”取代了原来的乌托邦理想,从营销角度维持“免费”的形式。此时的“免费”已经不是愤世嫉俗的反商业化,广告收入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标配。广告收入的优势在于,无需深度涉入互联网企业的业务,可以单纯从流量中产生收益,第三方付钱在形式上保护了用户免费的感觉。但是,绝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不能靠微薄的广告收益维持经营,人类经济活动中首次出现了大规模亏损却又欣欣向荣的企业群体,这就是“互联网营销”的奇妙之处。以金钱换时间,以时间换规模,烧钱获客、规模为王。此时的互联网免费,是“资本请客”的白吃白喝,着实有点反常。其实,“赔本赚吆喝”不是创新,连传统相声《卖布头》都会反复讲“先赔后赚”的道理。“获客成本”和此前企业的营销成本、广告成本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传统企业哪有持续烧钱几个月、几年的能力?互联网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各国政府超发货币的饕餮盛宴。大量热钱流入金融资本市场,为互联网烧钱提供了充足的燃料。以美国为例,2003年-2008年五年间美联储M2供应量上涨了40%,美联储MZM货币指标扩张了50%。而纳斯达克指数在同一时期也表现强劲,基本收复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失地,成为金融资本市场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受益者。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不差钱”的时代造就了烧钱的“互联网营销”。换一个角度看,互联网的烧钱高潮掩盖了货币超发的副作用,多少有点“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喜剧氛围。超发货币在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沉淀,一部分以“请客吃饭”的形式转为商品消费,更多的则转化为股票等金融资本沉淀了下来。其中确实产生了真金白银的社会效益,但也积累了不少的泡沫。比起次贷背后的房地产烧来烧去就是砖头水泥,互联网烧钱好歹要进步一点,确实烧出了不少创新。但是,遵循边际效应的规律,互联网产业中有价值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少,剩下来更多的是怪力乱神,长此以往,难以为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市场已经对美国科技股泡沫产生了担心,只不过房地产的次贷危机爆发后,纳斯达克的表现就不那么刺眼了。危机过后,互联网的盛宴又恢复如初——既然有了房地产过热充当罪魁祸首,科技股那点小毛小病的发烧症状也就不予计较了。又是十年愉快的烧钱游戏。但是,任何投资最终都要遵循基本的商业逻辑,天下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新冠来袭之前,摆在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面前的已经不是收不收费的问题,而是怎么收费。新冠对经济的冲击更造成了资本的冬季。丰巢不是第一家终结免费的互联网企业,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未来企业使用互联网营销,选择外包公司更为合理,一来省去互联网收费计算环节,二来免去网站流量的运营成本。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属于互联网+服务公司,可以帮助合作企业重新调整百度seo排名,近日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重新更新算法,自主开发SEO优化辅助系统,并与【租客网】合作,将“深圳租房”“房屋租赁”这两个词,稳定在百度首页。免费时代已经终结,毫无悬念。走出免费的舒适区,肯定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企业要面对失去客户的风险,客户要承担支出的成本。选择正确的、专业的外包团队是避免这一情况发生的有效手段。我们不得不承认进入收费时代是互联网经济迈向成熟的标志。年少轻狂的乌托邦理想不能支撑产业的长期发展,违背常理的大规模烧钱更是高风险游戏,都不是健康的经济运行。是时候选择新的道路了,必须有效地评估并选择合适的外包提供商,金融投资才会有长期的社会效益。如果您想要提升品牌知名度或网站点击率,欢迎贵司与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

2020年12月08日 10:32

点外卖时的纠结一点也不亚于租房时的犹豫!

说起现在的外卖行业确实是非常火爆的,人们工作都比较忙碌。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很少有时间外出买饭或在家做饭,而外卖不仅方便快捷而且选择性较多,也没有时间限制,不管是早饭还是夜宵都能让租客吃上可口的饭菜。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外卖产业链逐步完善,餐饮外卖市场逐步成熟。2018年中国外卖用户规模较2017年增长17.4%,达到3.58亿人,2018年外卖市场规模突破2400亿元大关,其市场发展已进入稳定增长期。“新消费”时代给外卖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2018年外卖品质升级,不断延伸的市场发展趋势和下沉的市场深度,带给租客更多的便利,也带给行业更多的商机。外卖服务人群不断下沉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中国在线外卖用户的城市分布重心向三四线城市移动,一线城市用户占比下降6.0%,降幅明显;而三四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占比合计增加5.8%,成为外卖市场增长的新驱动力。外卖购买力持续增长2018年第四季度在线外卖用户客单价集中在21-40元区间内,占比54.6%;其次是41-60元区间,占比22.4%;60元以上占比10.5%,其中在某平台内三四线城市100元以上的订单量同比增幅为54%,二线城市为42%,一线城市为63%,外卖用户消费购买力持续增长。外卖附加值逐渐显现2018年第四季度多人用餐仍然为用户点餐主流,分别有45.0%和22.5%的受访用户外卖点餐是和2-5个同事朋友和2-5个家人一起订。小编认为,随着在线外卖点餐愈发普及,越来越多用户倾向于多人点餐,外卖逐渐成为社交的新潮流,成为社交新载体,逐渐走进人们日常工作生活中,尤其是在晚餐时段的租客群体中更为常见,经历了一天的工作后,不论是按时下班还是加班回家,租客们大都喜欢在出租屋内与租客朋友一起点餐看剧刷综,享受一天当中最为放松的时刻。外卖场景不断外延2018年第四季度非正餐时段外卖点餐比例较2017年第一季度均小幅上升,其中宵夜点餐比例上升2.9%,下午茶提升2.7%,午餐则下降3.6%。小编认为,在线外卖的便利性和全天性促进了用户用餐时段的扩展,有利于提高在线外卖在居民生活中的渗透度,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广大租客朋友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时刻为租客们补充体能,在异乡的漫漫长夜能有一份热气腾腾的美食作伴,不仅能温暖租客的胃,也能温暖租客的心。“吃穿住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备品之一,尤其是对于租客而言,每一项支出都需要合理安排,精打细算。其中房租占据了租客收入支出的很大一部分比例。不仅如此,许多租客还经常在房租、中介费、押金等支出项目上重复花钱。为了解决这一困境,广大租客的聚集地——租客网提出了“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的服务口号,让广大租客享受超高性价比的租房体验,不仅能快速找到好房源,最重要的是可以降低生活成本,从而获得更高生活质量!“租房免押金,降低中介费”不仅是租客网对于广大租客的承诺,这也是租客网对于自身服务的严苛条件,致力于完成更高效更便捷的服务升级,一方面大大缩短了房东房屋的空置期,形成长久的发展优势;另一方面增加中介的客户问询量,增加成交几率,为中介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租客网将三方利益做到合理有效的平衡和管理,让更多租客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2020年06月16日 11:07

突如其来的疫情,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五月,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5月11日 11:29